焦糖玛奇朵

最后的胜利者.【瑞嘉瑞.刀.】

文笔?不存在的.【莫名其妙的随笔】
 
        

        凹凸大赛只能有一个胜利者【生还者】.关于这点,他们都心知肚明.阔大静默的场地,嘉德罗斯和格瑞远远对立着.
        这里将是最后的战场.
        踏着血海走到如今,要、结束了吗....?嘉德罗斯望着格瑞,产生了些许忙然.突然涌起的陌生感情压抑的他胸口闷痛,身体仿佛重有千斤.敛了眸抑住汹涌的情绪.第一次,没了想要战斗的欲望.
           可是,这场战斗终究无法避免.
          握紧神通棍看着朝自己挥来的烈斩,顺势飒过的剑气割破衣服.迎上的紫瞳淡然一片,血液沸腾着又归于冰冷.手渐渐卸了力.嘉德罗斯清楚的知道,自己无法杀他.
         是我输了啊...心中苦笑.这种结果,好像也不错?勾起唇角决然的撤了神通棍,敞开双臂直对上破风而来的烈斩.
          意料之中的疼痛还是让嘉德罗斯呼吸一滞,蜷了身子踉跄着后退两步.“咳、你赢了,格瑞....真是没让我失望啊!”垂头看一眼穿身而过的烈斩,笑的勉强,口中呛出的血液染红了围巾.
         感受到微热的血液贱到脸上,紫色瞳孔骤缩,不可置信的放开了手.“...你躲得过去的,为什么不躲?!”眼前染血的人苍白的仿佛下一秒就要消失,巨大的恐慌打破了平静,颤抖着手收回了烈斩.
       “因为...我杀不了你啊格瑞,注定要失败,能死在你手上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断断续续的话语彰显着他越来越虚弱,只强撑着重伤的身体保持站立.王所需的,是纯粹的强大,有了弱点的“嘉德罗斯”,始终不过一个失败品罢了.
        “不、嘉德罗斯.....是我输了,是我输了...!你们快救他!”慌乱无措看着嘉德罗斯逐渐化为四散数据的身体,早已没了平时的淡定.心脏被攥紧般的痛楚使呼吸都开始缭乱.原力失控着横扫战场,抬眼凌厉起环视战场,颤着声低吼.他知道,有人在注视着这场战斗.
          “别白费力气了格瑞....”失血过多的寒冷是他不住发抖.嘉德罗斯扯了扯嘴角,提起最后的力气拽住格瑞的领带凑上一吻,触到柔软的感觉如幻想中那般美好.视线朦胧着那人嘴角染上的一点艳红,像是得到了什么珍宝,满足的笑的灿烈.“你可、别太快忘了我啊....”惯见的傲然中掺了一丝微不可察的乞求.随话音越来越小,灿金的瞳暗了下去.最终,四散在空中.
          愣愣的跪倒在地上,脑中一片空白的盯着唯落的金色原力核,泪水不受控制的涌出眼眶砸在地上.
          【参赛者嘉德罗斯确认死亡,开始进行原力回收.】突然响起的机械音唤回了格瑞的思绪.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探手去抓那枚金色的核,却在碰到的刹那眼睁睁的看着它在手心消失.这一幕,彻底击溃了最后的防线.
         “不——!!”手攥紧了胸口的衣服,蜷缩着吼得撕心裂肺.
          废墟之上, 无数冷冰冰的机械飘在空中,对格瑞崩溃的哭吼无动于衷,毫无波动的电子音宣布着胜利者的诞生.无数赞美之声连成一片,显得热闹非凡.
           【他们之间,从来没有胜者.】

评论(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