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玛奇朵

他的眼睛[嘉德罗斯×雷德]

试水文
  
          会被抛弃的吧..怔怔的看着镜中逐渐被灿金色覆盖的瞳孔,笑的有些勉强.眼前的事物已经越来越模糊了.雷德清楚的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彻底失明.而王,不需要一位无用的跟随者.
         这想法像带刺的藤蔓,一点一点,束紧了他的心脏.顿顿的疼.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了压抑的培养液中,隔着水波,朦胧的向往着那灿金一片.
          在冷血杀戮武器有了感情之时,一切便已注定.
         还能瞒多长时间?腰下的新伤隐隐作痛,视力的剥夺影响到了战斗.雷德托着腮想,神果然不容玷污,这大概就是惩罚吧?
 

          最近雷德的行为很反常.嘉德罗斯暗自观察着自己聒噪的属下.

          莫名的安静了很多,缠着祖玛的时间少了,连恋爱小说也不看了.平时跳脱的人现今更多只盘腿坐着,托着腮一副思考人生的样子.
         不对,很不对.微眯的瞳锁紧了不远处树下倚着的雷德,一股莫名烦躁感冲的嘉德罗斯狠狠蹙紧眉头.不动声色盯了人半天,还是忍不住开口:“雷德,过来!”
          被唤了名字的人怔然转头,微张着嘴似是有些无措,下一秒却咧出一个有些夸张的笑,应和着起身朝嘉德罗斯奔去.“诶诶、老大我来了!”如果期间没有绊到石头险些跌倒,看上去倒是一切正常.
.        果然有问题.嘉德罗斯心下一沉.精细的大脑稍作思考便分析出了原因.雷德的眼睛,出问题了.
         眯眼看着人笑的一脸没心没肺的蹭过来,“诶老大你找我有什么....”“啧、”心中的烦躁催促着,不等人把话完,直接一把拽掉了这人的眼罩.未曾料到的雷德浑身一颤,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随着眼罩滑落而露出的那双眼睛,璀璨的金色,却又空洞无神,因不安而微微颤动的睫毛使人显出一丝脆弱.
           “嗯...?”饶有兴趣的扯了雷德颈上的吊坠凑近细看,不消片刻便明了了这种症状.而金色瞳孔....嘉德罗斯挑了挑眉,对这个结果有些意外.更令他意外的是,心中慢慢涌出的,竟是纯粹的喜悦.
            捏了人下巴,满意的凝视着这双无聚焦的眼眸.“雷德,你喜欢我.”傲慢语气满斩钉截铁的肯定.他的手下沉默着,似乎丧了力气,颤了音不安的嗫喏.“..老大,我..唔、”未完的话语被嘉德罗斯干脆的用唇舌堵在喉中,唇齿相交的感觉如醉了酒般,大脑瞬间卡的一片空白.
           缠绵的一吻结束.眼前的黑暗逐渐被驱散.大睁的瞳孔中模糊的映着嘉德罗斯狂傲的笑脸.像一束阳光狂暴的撕开了阴霾.
            嘉德罗斯舔了舔唇,心满意足.敛眸捻了一缕红发在手中摩挲,“金色,很适合你.”            

[设定:暗恋一个人,眼睛会逐渐变成那人的眼睛颜色,同时逐步失明.]

评论(9)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