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玛奇朵

指尖转球woc雷德这么可爱的吗我的小甜甜??
裁判球来阻止被祖玛一刀叉飞,超A啊小姐姐!莫名get到了祖玛的宠?!这对吃爆!

好凶哦.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终于....!!进了师兄闺房啊啊哈哈哈!!高兴到跳水.

嘉德的二十六个字母.微小说.

A.akin.     同族的,相似的.
“大赛第一的队伍里果然都是些怪物.”
雷德捡起断落的机械臂,满不在乎的笑笑.

B.bulb.       球状物,灯泡.
三人行,人人都觉得自己是电灯泡.

C.camera.       照相机.
【旧设】祖玛的相机里有一些很刺激的照片,关于嘉德罗斯和雷德.

D.dangerous.          危险的.
雷德曾试图给睡梦中的嘉德罗斯涂上指甲油.

E.effulgence.             灿烂的光,强光.
“光”.
看到废墟之上持棍傲立的嘉德罗斯时,雷德脑中蹦出了这个词.

F.faithful.        忠诚的.
你是我的神,我是你的狗.

G.girdle.           腰带,转绕物.
实际上,雷德不止一次想拽开他家老大腰上缠着的围巾.

H.hamburger.         汉堡包.
“老大老大,我和汉堡哪个更重要?”
“....切,只有渣渣才会问出这种白痴问题.”

I.immolation.           牺牲品.
他注定是嘉德罗斯踏上王座的牺牲品.
但是,那又如何.

J.jewel.             宝石饰物.
嘉德罗斯对雷德颈上的宝石吊坠有些在意,但不得不说,亲吻的时候扯着它比勾脖子方便的多.

K.keeper.             看护人;饲养员
雷德是嘉德罗斯的看护人.
嘉德罗斯是雷德的饲养员.
.....好像没什么毛病??

L.laboratory.              实验室.
嘉德罗斯还记得那个实验室,雷德也记得.
即使它早已被幸存的“伪神”毁的彻底.

M.miscall.                叫错名字.
“噗哈哈哈、假的螺丝是什么玩意儿啊哈哈哈哈!”
远远听见雷德张狂笑声的嘉德罗斯脸黑了下去,围巾蠢蠢欲动.

N.neckwear.           领子,领带,围巾之类.
嘉德罗斯的围巾用处很多.
比如抽雷德、抽雷德和抽雷德.

O.obey.             顺从,服从.
对或错不是雷德思考的范畴.
反正他绝对服从他家老大的命令.

P. poetry.              诗文.
为你跳动这颗机械心脏,愿俯首称臣恭您为王.
为你跳动这颗机械心脏,诺带你领略极顶风光.

Q.queen.                王后.
嘉德罗斯认为雷德符合自己心中“王后”的形象.

R.recognise.           承认,认可.
看着一身洛丽塔的雷德,祖玛冷静的开口.
“嘉德罗斯大人,看上去很合适.”
嘉德罗斯默默的点了点头.
嗯,有理.

S.sacrilegious.             亵渎神圣的.
抱紧嘉德罗斯的时候,雷德总会涌出一种背德的快感.

T.tattered.                 破烂的;衣衫褴褛的.
看到雷德左臂衣物的破损后,嘉德罗斯不动声色的在心里狠狠记了雷狮海盗团一笔.

U.underling.               下属,手下.
“跟紧我的脚步,雷德.”
“好的老大!”

V.valentine.                  情人.
只是,贪恋着十指相扣的温度.

W.wacky.                    (行为等)古怪的.
祖玛觉得雷德走路的姿势有些古怪.
直到看见雷德颈处几个显眼的吻痕以及嘉德罗斯瞪过来的警告眼神.
....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X.Xmas.                圣诞节.
雷德给嘉德罗斯的圣诞礼物是一个增高鞋垫.
.....很好,是你雷德越来越混了,还是我罗斯拎不动棍了?
嘉德罗斯眯着眼磨了磨牙.

Y.yellow.                金色的.
雷德一直觉得金色特别好看,尤其是在他家老大身上.
阳光跃动时,就仿佛是另一颗耀眼恒星.

Z.zenith.                天顶,极点.
毫无疑问,嘉德罗斯是要站在最顶端的人.
雷德这样坚信着.

据说连点屏幕两下会出现奇迹.
比个心.

最后的胜利者.【瑞嘉瑞.刀.】

文笔?不存在的.【莫名其妙的随笔】
 
        

        凹凸大赛只能有一个胜利者【生还者】.关于这点,他们都心知肚明.阔大静默的场地,嘉德罗斯和格瑞远远对立着.
        这里将是最后的战场.
        踏着血海走到如今,要、结束了吗....?嘉德罗斯望着格瑞,产生了些许忙然.突然涌起的陌生感情压抑的他胸口闷痛,身体仿佛重有千斤.敛了眸抑住汹涌的情绪.第一次,没了想要战斗的欲望.
           可是,这场战斗终究无法避免.
          握紧神通棍看着朝自己挥来的烈斩,顺势飒过的剑气割破衣服.迎上的紫瞳淡然一片,血液沸腾着又归于冰冷.手渐渐卸了力.嘉德罗斯清楚的知道,自己无法杀他.
         是我输了啊...心中苦笑.这种结果,好像也不错?勾起唇角决然的撤了神通棍,敞开双臂直对上破风而来的烈斩.
          意料之中的疼痛还是让嘉德罗斯呼吸一滞,蜷了身子踉跄着后退两步.“咳、你赢了,格瑞....真是没让我失望啊!”垂头看一眼穿身而过的烈斩,笑的勉强,口中呛出的血液染红了围巾.
         感受到微热的血液贱到脸上,紫色瞳孔骤缩,不可置信的放开了手.“...你躲得过去的,为什么不躲?!”眼前染血的人苍白的仿佛下一秒就要消失,巨大的恐慌打破了平静,颤抖着手收回了烈斩.
       “因为...我杀不了你啊格瑞,注定要失败,能死在你手上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断断续续的话语彰显着他越来越虚弱,只强撑着重伤的身体保持站立.王所需的,是纯粹的强大,有了弱点的“嘉德罗斯”,始终不过一个失败品罢了.
        “不、嘉德罗斯.....是我输了,是我输了...!你们快救他!”慌乱无措看着嘉德罗斯逐渐化为四散数据的身体,早已没了平时的淡定.心脏被攥紧般的痛楚使呼吸都开始缭乱.原力失控着横扫战场,抬眼凌厉起环视战场,颤着声低吼.他知道,有人在注视着这场战斗.
          “别白费力气了格瑞....”失血过多的寒冷是他不住发抖.嘉德罗斯扯了扯嘴角,提起最后的力气拽住格瑞的领带凑上一吻,触到柔软的感觉如幻想中那般美好.视线朦胧着那人嘴角染上的一点艳红,像是得到了什么珍宝,满足的笑的灿烈.“你可、别太快忘了我啊....”惯见的傲然中掺了一丝微不可察的乞求.随话音越来越小,灿金的瞳暗了下去.最终,四散在空中.
          愣愣的跪倒在地上,脑中一片空白的盯着唯落的金色原力核,泪水不受控制的涌出眼眶砸在地上.
          【参赛者嘉德罗斯确认死亡,开始进行原力回收.】突然响起的机械音唤回了格瑞的思绪.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探手去抓那枚金色的核,却在碰到的刹那眼睁睁的看着它在手心消失.这一幕,彻底击溃了最后的防线.
         “不——!!”手攥紧了胸口的衣服,蜷缩着吼得撕心裂肺.
          废墟之上, 无数冷冰冰的机械飘在空中,对格瑞崩溃的哭吼无动于衷,毫无波动的电子音宣布着胜利者的诞生.无数赞美之声连成一片,显得热闹非凡.
           【他们之间,从来没有胜者.】

邪教高亮.就是个车.【实验室play.】
链接看评论.

他的眼睛[嘉德罗斯×雷德]

试水文
  
          会被抛弃的吧..怔怔的看着镜中逐渐被灿金色覆盖的瞳孔,笑的有些勉强.眼前的事物已经越来越模糊了.雷德清楚的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彻底失明.而王,不需要一位无用的跟随者.
         这想法像带刺的藤蔓,一点一点,束紧了他的心脏.顿顿的疼.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了压抑的培养液中,隔着水波,朦胧的向往着那灿金一片.
          在冷血杀戮武器有了感情之时,一切便已注定.
         还能瞒多长时间?腰下的新伤隐隐作痛,视力的剥夺影响到了战斗.雷德托着腮想,神果然不容玷污,这大概就是惩罚吧?
 

          最近雷德的行为很反常.嘉德罗斯暗自观察着自己聒噪的属下.

          莫名的安静了很多,缠着祖玛的时间少了,连恋爱小说也不看了.平时跳脱的人现今更多只盘腿坐着,托着腮一副思考人生的样子.
         不对,很不对.微眯的瞳锁紧了不远处树下倚着的雷德,一股莫名烦躁感冲的嘉德罗斯狠狠蹙紧眉头.不动声色盯了人半天,还是忍不住开口:“雷德,过来!”
          被唤了名字的人怔然转头,微张着嘴似是有些无措,下一秒却咧出一个有些夸张的笑,应和着起身朝嘉德罗斯奔去.“诶诶、老大我来了!”如果期间没有绊到石头险些跌倒,看上去倒是一切正常.
.        果然有问题.嘉德罗斯心下一沉.精细的大脑稍作思考便分析出了原因.雷德的眼睛,出问题了.
         眯眼看着人笑的一脸没心没肺的蹭过来,“诶老大你找我有什么....”“啧、”心中的烦躁催促着,不等人把话完,直接一把拽掉了这人的眼罩.未曾料到的雷德浑身一颤,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随着眼罩滑落而露出的那双眼睛,璀璨的金色,却又空洞无神,因不安而微微颤动的睫毛使人显出一丝脆弱.
           “嗯...?”饶有兴趣的扯了雷德颈上的吊坠凑近细看,不消片刻便明了了这种症状.而金色瞳孔....嘉德罗斯挑了挑眉,对这个结果有些意外.更令他意外的是,心中慢慢涌出的,竟是纯粹的喜悦.
            捏了人下巴,满意的凝视着这双无聚焦的眼眸.“雷德,你喜欢我.”傲慢语气满斩钉截铁的肯定.他的手下沉默着,似乎丧了力气,颤了音不安的嗫喏.“..老大,我..唔、”未完的话语被嘉德罗斯干脆的用唇舌堵在喉中,唇齿相交的感觉如醉了酒般,大脑瞬间卡的一片空白.
           缠绵的一吻结束.眼前的黑暗逐渐被驱散.大睁的瞳孔中模糊的映着嘉德罗斯狂傲的笑脸.像一束阳光狂暴的撕开了阴霾.
            嘉德罗斯舔了舔唇,心满意足.敛眸捻了一缕红发在手中摩挲,“金色,很适合你.”            

[设定:暗恋一个人,眼睛会逐渐变成那人的眼睛颜色,同时逐步失明.]

凑合看看吧 。。。。

脑洞 花吐症

      “鸢尾花……”,暗紫色的花瓣静静地躺在手心,晕上的丝丝鲜血蜿蜒出糜烂的色彩,“哈啊——、真漂亮…”,苍白的脸上露出扭曲的痴狂。“我竟然,患上了花吐症?那么、我是爱他的……?”
      我爱他,这个认知让他的血液开始沸腾,身体忍不住的颤抖着。手突然用力,将花瓣揉碎般握紧。“我是、爱你的啊——!”泪水伴随着崩溃的吼声跌落,却再也没人为他拭去。